主页 > 穿越小说 > 远古圈叉(16)全文阅读

远古圈叉(16)

时间:2020-01-06 | 作者:日兼

标签:

字体: [超大      ]

  十四岁生孩子太悬了,幸好波的身材比较圆润,粗俗来说就是屁股够大,生着也就容易了许多。

  听到孩子的哭声之后,卡里第一时间冲进来,激动地从妇人怀中抱过他的外孙女,高兴得跟什么似地,凑到波身边亲吻她的脸颊,将婴儿凑到她面前。

  看来预料得有差错,这里的父女关系不是挺好的嘛?跟筋疲力尽还在喘气的波道别后,花音歪着脑袋想了很久,还是问道:【克鲁迪,你跟父亲不亲近吗?】

  男人的身体僵了僵,不自在地摇摇头。【还行。】

  还行啊?那为什么……

  可是克鲁迪并不打算给她多余的思考空间,撑伞拉着花音回到他们的房子把门关上,转身就直接将她压在门板上。【继续吧。】

  【继续……什么?】花音刚刚问完就想起来,觉得很刺激地双手圈住他的脖颈。【不错嘛,这种姿势的话你扛得起我吗?】

  【试试看就知道了。】克鲁迪低头亲吻她的嘴唇,两手一托,将花音的臀部提起压在自己和门板之间。女人仰起脖子让他吸吮自己的前胸,两条腿自发缠紧了他的腰。

  (……再写H作者就是小狗!)

  既然克鲁迪不愿意说,她也懒得去想传说中的父亲究竟是怎样的人。雨季结束后,他又恢复了之前每天出去打猎的习惯。只是比起以前去的比较晚回的比较早。因为不需要为雨季屯粮,男人们显得轻松了很多。波的女儿被起名为林,因为亲眼看着她出生,每天在克鲁迪离开后去看一看林已经成了花音的习惯,每当这个时候,她总能看到卡达,路奇和布里亚三个大男人都挤在波的家门口往里张望,可她的兄弟和卡里都不吃这一套,将小女婴宝贝地牢牢抱在怀里不给别人抢去。

  将昨晚弄脏(?)的毯子抱去湖边洗干净,花音费了大力气好容易拧干了,这才抱着它往回走,准备晾在门前的绳子上。不料快到的时候脚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下,重心不稳就要往前扑去。

  前面有S_hi毯子垫着,她倒是不怕摔跤。可惜待会还要回去再洗一次,真是有够麻烦的……诶?

  身侧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臂,来人顺着冲力将她揽到自己的怀中。

  【谢谢。】

  她道谢,站直了身体。可是怀中的S_hi毯子却被那人拿走了。【哈啊?你……克鲁迪?】

  男人单手拿着她的毯子在绳子前轻轻一抛,熟练地晾好后才回头对花音一笑。

  不,他不是克鲁迪。

  虽然身材和长相都几乎一模一样,可是这个男人明显比克鲁迪年长一些,大概因为经常笑,眼角有一些皱纹,却完全不显老,配上一直翘起的嘴角反而让人觉得有种……花花公子的感觉。

  觉得这个印象过于失礼,她微微侧过头避开对方含笑的视线。【您认识克鲁迪吗?】

  不出所料的话,他应该是……

  【他是我儿子。】

 

  第 14 章

 

  啊,这就是克鲁迪那个处得不怎么样的父亲吗?

  擦,看起来好年轻,大概才刚到三十岁吧!

  但是即使仔细看,无论是长相还是身形都还是超~像的!想到十多年后的克鲁迪会长成这样,她又忍不住多瞟了几眼。好年轻!!!她真的要叫这个最多比自己大十岁的男人‘公公’么!?

  尽管如此,花音还是有了见家长的紧张感,连忙努力扯出一个笑容。【你、呃,您好,我……】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男人握住手腕亲吻。【我叫做纳里苏,尊敬的里索。】

  近一个月来天天被这样行礼,她早就习惯了。下意识地说了句祝福语后,花音的紧张感小了不少,连忙让他坐到屋里。【请喝水。】

  纳里苏看着被送到面前的陶杯子,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热情,可他反应很快地接下杯子。【多谢您。】

  【不客气。】

  在纳里苏旁边落座,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小口小口地啜着自己那杯清水。【之前一直没见过您呢。】

  【我并属于这个部落,】他的声音比克鲁迪要低沉浑厚,说话时句尾会不自觉地上挑,带着一种浓浓的,让花音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的诱惑。【看来那孩子并没有在您面前多提起我。】

  【呃……纳里苏看起来很年轻啊。】总不好说你儿子好像不大喜欢你什么的,她在纳里苏专注的视线下尴尬地找了个话题。

  【我刚度过第三十个春天,如果您想要知道的话。】他低低地笑了,再次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亲吻。【里索认为我太老了吗?】

  【耶?诶诶当、当然不会!】脊椎一阵毛毛地,感觉到纳里苏亲吻皮肤时那种S_hi软的感觉,花音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用力收回手腕。

  【雨季前我们部落就收到里索降临的喜讯。】他并没有对花音一脸见鬼表情收回手的举动感到不悦,继续用那种低醇的声音说道。【雨季结束后,您的信徒纳里苏立刻带着他所在部落的忠诚前来见您。】

  被这一长串话绕得有点晕,她糊里糊涂地点点头,手腕再次被他抓过亲吻。【可、可以了!】

  【听闻哈咦里索很中意我的儿子克鲁迪?】对花音紧张兮兮的动作,他不以为意,两手自然地放在膝盖上。

  【啊,恩……是啊。】花音的脸终于在听到这句的时候完全红透,【我很喜欢他。】

  纳里苏褐色的眼中闪过几丝了然的笑意,膝行上前凑近她的脸。【或许里索也会因此而中意我?】

  【诶?】

  男人身上的薄汗混合着她叫不出名字的香料气味冲入鼻尖,让人在一瞬间神智变得轻飘飘地,花音连忙摇了摇头。【怎、怎么突然……】

  肩膀被纳里苏握住,他微笑着低下头。【哈咦里索愿意为我生下神之子吗?我比克鲁迪那个孩子懂得更多的技巧,可以取悦您。】

  妈、妈妈!

  【我不……】

  【您喜欢哔——的姿势吗?或许克鲁迪并不知道哔——的方法吧。】

  妈妈!她好像听到了会被消音的海绵体语!这个时代也会有这种被消音的海绵体语吗!?

  【对不起,纳里苏。我只喜欢克鲁迪。】

  • 共2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下一页

  • 日兼的作品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