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穿越小说 > 远古圈叉(21)全文阅读

远古圈叉(21)

时间:2020-01-06 | 作者:日兼

标签:

字体: [超大      ]

  【里索是为了繁衍才来到这个世界,保护了我们就回去了吧。】扎迪亚拍了拍克鲁迪的肩膀。【里索的孩子将有你的血统,因为这样你也会受到女人欢迎的。】

  半晌没有听到回音,他又安慰道:【别想了,里索本来就不是凡人应该奢求的,去找个好女人吧。】

  【我答应过了。】

  一直跪在房里的男人终于动了动,长时间没有喝过水的嘴唇裂得不成样子,声音也干哑无比。【只会让花音生下我的孩子……】

  小心藏在胸口的那张照片也随同花音一同消失了,他甚至找不到任何能让跟她有关的东西,只能一直待在似乎还留存着花音味道的房间里,一一刻也不敢离开。【她会回来的……她说过她爱我……她爱我……】

  花音盖过的毯子被他紧紧抱在怀中,可属于里索的香气还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消失。他变得恐慌起来。想到或许自己脑中关于她的记忆也会随着时间慢慢被磨灭就惊慌不已。克鲁迪闭上眼睛,可越是用力去回忆,能记起的事情就越少。

  不自觉地将手伸到胯-下,握住那个仅仅是回忆就已经开始膨胀的热源。

  【哈……哈啊……花音……】脑中充斥着关于她的所有记忆,他的手来回摩动,用自渎的方式假装她仍待在自己的身边。【花音……花音……】

  不要走,回来……

  侧躺在毯子上,他麻木地看着沾了满手的粘腻液体。

  外面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歇歇地透过没有关的门S_h_è 入,照在他的脚边。

  第一次见到花音也是这个时间。

  只是一眼就无法再移开眼睛,只能呆立在原地,看着她跟领头交流。

  通过手脚比划勉强知道事情原委,看见领头将她扛在肩上后,克鲁迪突然萌生一种嫉妒的不悦,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想要离她近一点……晚会的时候,他的视线一直紧紧跟着她。与克鲁迪有相同目光的人并不在少数,可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看起来有点紧张地在女人中坐下开始吃喝。

  再不出手就迟了。

  他鼓起勇气站起身,带着或许会被拒绝的忐忑上前。

  【尊敬的里索……我叫做克鲁……】迪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她抓住了手臂。

  “嗯?好肌R_ou_!”

  她喃喃地说着他从未听过的语言,明明只喝了一点点果酒却已经流露出慵懒的醉态,顺着他的身体往上爬,两手在克鲁迪身上揉捏。

  【里索,您愿意……】喉咙突然变得沙哑起来,他有点不自在地压低嗓音。【今晚愿意与我共、共度吗?】

  “……你说什么老娘听不懂啦!六级没过!法克鱿,雅蠛蝶!哈压库!俺娘哈塞哟思密达!阿罗哈~”

  可惜这番融合了中文英语日语思密达语甚至夏威夷招呼的混合句子克鲁迪也没有听懂,只是直觉地知道里索似乎并不讨厌自己。

  真好……不让自己想太多,他凭着本能将她打横抱起,女人像蛇一样在自己怀中扭动。

  他转身就打算带着她离开。

  【克鲁迪!】一直沉默着喝酒的扎迪亚开口。【她可是里索!】

  克鲁迪的脚步顿了顿,说道:【我知道。】

  【你这是冒犯神明。】

  【……】

  即使知道是里索,也无法停下。就算次日会被神罚而死,也无法停下。

  所以即使怀疑,还是强迫自己坚信她会回来。

  花音离开后的第三天深夜,他带上骨刃,来到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

  如果一直守在这里的话,说不定就能再见到她了。

  那就一直守在这里好了。

 

  第 18 章

 

  就这么BADENDING了好不好?作者写累了……(喂)

  好吧。

  作者叫做日兼,记住这个名字!世界上能战胜BADENDING魂给读者好结局的好作者不多了。真哒!

  四个月后。

  随着空气的扭曲,一个推着婴儿车背着大包包手里还拖着行李箱的女人出现在密林中。

  “擦——”她骂了一句。“竟然在这里,连根毛都没有!搬回去能累死我!”

  行李放在野外也不会有小偷,考虑了一下,她将背包和行李箱放下,打算先推着婴儿车回去,再到村子里抓两个壮丁回来搬东西。“……克鲁迪那小子最好给姐皮绷紧一点,要敢找新欢就——呜哇啊啊~野人啊!”

  C_a_o丛窸窸窣窣响动,钻出来一坨黑色的东西。看清迎面冲过来的是个全身黑麻麻看不清楚长相的高大陌生人,她下意识往婴儿车前一挡,快速拔出随身带着的太阳能高压防狼木奉捅过去。

  噗滋滋滋……

  趁着他昏倒,赶、赶快走吧!

  不敢多待,花音只能推着婴儿车和行李箱,背好大背包哼哧哼哧地回到村子。

  见里索归来,欣喜若狂的众人纷纷出来迎接。花音一边笑着打招呼,一边分神用眼睛四处搜寻,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最在意那个人的身影。

  【克鲁迪呢?】她问道。

  【那里。】

  众人一致指着她的背后。

  ……在后面?

  她诧异回头,就看到刚刚被自己用电击木奉撂倒的野人冲了过来,在没让人反应过来的几秒内将她死死抱在怀里。

  “你……唔、呕恶……好臭……”这种像是几个月没洗澡在泥巴堆里打滚流汗的味道实在太恶心啦!

  ……等等。

  这个野人是不是在叫花音?

  因为还在不停亲吻自己的耳朵和侧颈,含糊的声音很难辨认出到底在说什么,腰部和脖颈还被被对方有力的双臂圈住,她努力扭过头,勉强从那张脏兮兮的脸上认出了恋人的五官。

  妈、妈妈!她、她用电击木奉把孩子爹撂倒啦!〇皿〇~

  • 共2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下一页

  • 日兼的作品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