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穿越小说 > 远古圈叉(7)全文阅读

远古圈叉(7)

时间:2020-01-06 | 作者:日兼

标签:

字体: [超大      ]

  唯一带着的书是《马克思基本原理概论》,早知道有这件事就去农学院借一本植物学什么的,反正她也没有自信能教导部落人民认识马克思以及资本主义的罪恶之处最后带领大家跑步进入真正的,实现高生产力的共产主义社会。

  读小说的时候总是对主人公清点自己从现代所带东西的剧情感到激动非常,可现在想想,这些东西除了怀旧,基本没有什么别的用处。包包的空余位置被她塞满各种对付上课饥饿嘴馋用的糖果零食,剥了一颗大白兔N_ai 糖塞进一只默默陪着自己清点物品的克鲁迪口中,花音示意他不要一下子咽下去。这才拿起电子词典,取出里面的干电池换下已经耗尽电力的电击木奉里的那两个。虽然不顶用几次,但能用来防身还是好的。

 

  第 6 章

 

  侧头看去,克鲁迪像品尝什么稀世珍宝一样含着N_ai 糖,好吧,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应该算是没有见过的东西了。

  将糖纸小心折好放回包里,打算明天将糖给派给村子里的孩子,一人一颗还是可以的。反正放久了也会变质,她并不打算将食物像传家宝一样收的紧紧地。

  “好吃?”她笑着问道,伸手戳了戳他被长条N_ai 糖顶起的腮帮子。似乎只有这个时候才能感觉克鲁迪还是个十多岁的孩子。

  尽管花音没有用他们的语言,可克鲁迪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微微点点头,他笑着凑上前吻住花音,将N_ai 糖的甜味通过舌头传过去,最后干脆将被口腔温度捂软的糖全部填进她的口中。【吃。】

  【不要。】除非饿得不行,她并不特别喜欢甜食,花音毫不犹豫地将软糖又推回他的嘴里。

  似乎喜欢上了这个游戏,他再次将口中甜甜的东西推过来。N_ai 糖在双方互相交换唾液的行为中越来越小,最后在混乱中不知道被谁咽了下去。两人都忘了接吻的初衷,沉浸在口舌交缠的欲望当中。他轻轻将花音压倒在毯子上,舌头顺着对方嘴角的唾液向下滑动,像是想要继续享受刚刚那股让人满足的甜味。直到男人犬齿轻轻啃咬所带来的刺痛才将沉浸在云端的花音拉了回来。

  现在气氛这么好,不做很可惜诶?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不断吸吮的少年,她很想让自己不要那么纠结直接压上去,可是……算了。

  不吃好浪费。

  伸手按在他的脖子上,她用力一推,两人的位置立刻颠倒过来。她披散的长发滑落在他的脸侧,克鲁迪眼中先是闪过惊讶,便很快反应过来,两手揽住她的腰,用膝盖顶开花音的大腿,在两腿交接的敏感S_hi润处轻轻磨蹭。

  花音嘴唇跟随手指划过的线条亲吻,他身上还有些许汗味,但并不让人讨厌,一口含上暗红色的凸起,就听到克鲁迪沙哑的哼声。啊哈哈肌R_ou_男在自己身-下喘息的感觉真好!

  含着东西的嘴角翘起,她不停用手揉搓另一个凸起,壮起了的胆子促使她将手往下移,握住对方鲜红色的勃-起。

  这种呻吟到底能销-魂到什么程度呢?即使没有喝什么,她还是感觉到了如同酒醉一般的兴奋感,终于抵不过内心的贪欲和好奇,低头含住克鲁迪圆大的顶端。

  又涩又腥的,不好吃。

  可是克鲁迪的表情很……漂亮。

  用力吮吸着口中的东西,她的两手也不停在附近敏感的地方揉捏抚摸。听见克鲁迪喘息的声音越来越重,两手捏着她的肩膀,用力挺起臀部,想要将所有的欲望都填入她的嘴里,花音用力抬起眼睛,一边忙活一边欣赏对方用力闭眼张嘴粗喘的模样。即使天气不热,却还是有不少汗珠从他的前额顺着古铜色的皮肤滑下,滴落在前胸和毯子里。因为高度兴奋而绷起的肌R_ou_完全凸现了它所有的完美线条,如同战神一般完美地吸引着人的视线。

  无法再忍耐这种不专心的挑-逗方式,他在临界的前一刻略带粗暴地拉扯她的头发,将花音的嘴带离他的下半身。一丝唾液连接着她的舌尖和克鲁迪欲望的顶端,慢慢变细,最后断掉。

  伸手顺着花音的腰线往上抚摸,他撑起她的身体,将竖起的Y_ ín 棍慢慢C_h_a-入她的体内。

  (够了再写就要被跨省了)

  视线被眼泪浸得模糊一片,花音的胸部剧烈起伏着,仍未从顶峰回过神。

  头颈枕在他的胸前,可以听到克鲁迪跟自己一样快速的心跳,他的手压在花音的后腰上,不让她起身将两人相连的地方拉开,一直呆在上面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的女人已经累得说不出话,软绵绵地白了他一眼,无奈作罢,瘫软在身-下结实的肌R_ou_上闭眼睡去。

  ……

  肚子很不舒服,似乎有什么液体不受控制地从体内流出去。她夹紧双腿,不耐地翻了个身,打算用更深的睡梦来逃避身体的不适。可是总有什么人跟她唱反调,带着凉意的粗糙手掌强行拉开她的双腿。

  “干嘛啦!”被烦的受不了,花音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骂道。“克鲁迪!老娘要睡觉——耶耶耶!”

  坐在她面前的不单单只有克鲁迪,鲁跟另一个她记不清名字的妇女也在,三人六只眼晴齐刷刷朝花音没有任何遮掩的两腿交接处看去。“看看看看看看屁啊半夜三更你们搞毛啊!”顾不上对方听不听得懂,她嗷嗷叫着抓过毯子裹住身体拼命朝后退,刚刚躺着的位置上只留下一滩混合着R_u白液体的血迹。

  克鲁迪眼里带着她完全不能理解的绝望,手臂一伸,将花音死死圈入怀中。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感觉到抱着自己那个人在微微发着抖,她犹豫了一下,只好把手伸到克鲁迪的后背安抚地拍了拍。

  这孩子……没见过大姨妈么?

  显然另外两个女人也看出了这是什么,拍拍克鲁迪的肩膀说了大概是‘正常情况好小子下个月继续努力’之类的话,就打着呵欠回去睡觉了。这时的花音只当他对女X_ing不熟悉,毕竟这边的女人大姨妈来的少,可在身体能够生育的时间里有相当大一部分都是在怀孕中度过的。可怜的孩子吓到了吧,姐姐疼噢……

  事情结束了,花音的困意又开始侵袭头脑,顾不上思考为什么克鲁迪知道了原因还那么紧张,她就着现在这个别扭的姿势,在他颈窝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再次睡了过去。

  这次花音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来,全身都因为月经的关系而酸软不已,卷着毯子打了个滚才不舍地坐起身,眯着眼睛发了好久的呆才想起自己身处何处。

  • 共2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下一页

  • 日兼的作品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