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古言小说 > 揽山雪全文阅读

揽山雪

时间:2022-04-16 | 作者:吾九殿

标签:

字体: [超大      ]

  揽山雪

  作者: 吾九殿

  文案:

  江湖出了件大事:

  东洲第一世家的小少爷走丢了!

第1章 仇家小少爷

  江湖出了件大事:

  东洲第一世家的小少爷走丢了。

  据说,是突发奇想,要试试西洲的极原天雪酿酒什么味道,结果飞舟遇上万载一遇的大寒潮,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消息一出,众议哗然。

  要论西洲人冬天最怕什么,非寒潮莫属。

  这西洲,本就是十二洲中地势最高峻孤寒的一洲,一到冬天千山覆雪万河冰结,刀子风呼呼啦啦,能把城门从初冬封到春中。而雪潮一下,刀子风就成了白毛风。白毛风一起,天是白茫的,地是白茫的,天与地之间像拉开了一张雪毯。

  赶路的旅客,遇上寒潮,多是个死,就连尸体,过上百八十年都不见得能被人从冰雪里刨出来。

  “前些年,也不是没人打寒潮里活下来,这小公子,要是运气好一点,未必就不能活下来。”小酒肆里,人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仇(qiu)家什么时候能把他们小少爷的尸骨刨出来,一位茶贩子听不下去,插口道,“大伙儿还是积点口德吧。”

  他劝得诚恳,其他人却看傻子一样看他。

  把他看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旁侧有人笑道:“这位兄台,您怕不是没听说过这仇家小少爷?”

  见茶贩摇头,那人了然,道:“往常从寒潮下逃生的,哪个不是能忍常人不能忍之寒痛的大毅力之辈?可这仇家小少爷,那就是泡蜜罐长大大……黛梅绸知道吧?一尺百金的布。比大姑娘的脸蛋还滑,人仇少爷硬是穿不了!太糙!皮都被磨红了!”

  茶贩目瞪口呆:“这、这!”

  “这种细皮嫩肉的娇少爷,第一天就得被冻成冰渣,仇家动作快一点,倒还有可能找个全尸。慢一点的话……”说话的人一耸肩,“骨头渣都找不到。”

  ……………………

  落单的小少爷还没变成冰渣。

  不过也不远了。

  雪沙沙沙地从头顶的谷缝隙打下来,挤在狭窄裂谷里躲避白毛风的羚羊驯鹿雪狼等动物偶尔抖一下身,把背上堆高的积雪抖掉。仇家的小少爷裹了件火红的毛氅,缩在几头巨大的雪狼中间取暖。

  小少爷的运气其实很不错。

  飞舟被大寒潮冻得坠毁后,先是走狗屎运地被一只有救助雏鸟习性的红凤接住,没直接摔成摊烂泥。虽然后面被红凤发现不是同族,但大抵是看在他年岁较小的份上,也没直接高空抛人,而是寻了处雪原上的裂谷把他放下。

  堪称“帮人帮到底”的妖中道德典范。

  要是换个普通修士,在谷中躲一躲,挨一挨,十有八九,能捡回条命。

  问题是……

  仇家小少爷不属于“普通修士”的范畴。

  他金贵到惊天动地,娇气到无人能敌。

  东洲丝织业有个玩笑,说是仇少爷穿了,肤上红痕鲜明的,可以算是上等布料。红痕浅淡的,可以归入上上等布料,红痕几不可见的,就可以算作极品布料。轻柔无痕的,方为天字好布料……玩笑未免有调侃夸大之处,但这仇家小少爷的娇贵也可见一斑了。

  眼下,仇小少爷距离冻成冰渣,就还差那么小半天的功夫。

  冷。

  真的冷。

  冷得仇薄灯连把大氅裹紧一点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拼命把精致的脸往毛领里埋。白瓷一样的脸颊冻出一层不正常的红,小扇子一样的睫毛盖了一层细细的白霜,看上去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还不如直接摔死呢!

  摔死要痛那就是一闭眼的功夫,说不定连痛都还没感觉到,就直接魂归西天了。

  哪像现在……细细密密的冷气,打四面八方针一样钻进骨头缝里。要是能直接冻到失去知觉倒还好,偏生仇薄灯虽是个不成器的纨绔,但好歹是世家出身,血脉相传的几分灵气摆在那里,好死不死,吊着他的狗命。

  凌迟都没这折磨人。

  不过,仇薄灯估摸,就自己那三猫两脚的灵气,顶多也就撑到今夜子时。

  子时一过,就能走个痛快了。

  沙沙声响,身边几头小山一样的雪狼抖了抖背,砸下一大堆的积雪,哗啦啦,把缩在中间的仇薄灯围了起来。

  仇薄灯:“……”

  挺好的。

  一步到位,直接活埋。

  仇薄灯冷静了一下。

  开始估算大概多久自己就能拥有一口纯天然无污染的白棺材。

  比起等雪过,命丧狼口,这死法多多少少更符合仇少爷一生风流爱浪漫的美学——别看眼下羚羊和雪狼挤在同一条雪沟里,要多安宁静谧有多安宁静谧。等雪一停,风一过,这峡谷立刻就得血流满地……仇小少爷本人对周边的狼群来说,跟送到口边的小甜点没什么两样。

  眼下的祥和无害,不过是外边天威浩荡,把狩猎者和猎物一同震慑住了。

  正揣度着,身边的狼群出现了骚动。

  刚刚时不时看仇薄灯一眼,舔一下獠牙的雪狼忽然站了起来,从咽喉里发出低沉的吼声。

  仇薄灯眼皮一跳,冻得僵硬的手猛地攥紧藏在袖中的短刀,同时勉力抬头,迎着冷气朝外边看去。一眼扫去,心顿时往下沉——只见不远处的斜石上,有头怀孕的羚羊,居然在这个时候分娩了!

  母羚羊紧贴崖石,直觉让它尽可能地不发出声响。

  但狼的嗅觉极其敏锐。

  生产的血腥气逃不出它们的鼻子。

  这些家伙早就饿昏头了,哪里受得了血腥气的刺激?

  仇薄灯只觉得头顶有片闷雷滚动,十几头小山一样的雪狼一起低吼,心脏、血管连同颅骨,跟着兽吼一起嗡鸣颤抖。

  眼皮一跳,仇薄灯握住刀柄,奋力向外一拔。

  ——去他的甜点!

  真要被活活咬死,那还不如他直接给自己一刀!

  • 共166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52
  • 53
  • 54
  • 55
  • 56
  • 57
  • 58
  • 59
  • 60
  • 61
  • 62
  • 63
  • 64
  • 65
  • 66
  • 67
  • 68
  • 69
  • 70
  • 71
  • 72
  • 73
  • 74
  • 75
  • 76
  • 77
  • 78
  • 79
  • 80
  • 81
  • 82
  • 83
  • 84
  • 85
  • 86
  • 87
  • 88
  • 89
  • 90
  • 91
  • 92
  • 93
  • 94
  • 95
  • 96
  • 97
  • 98
  • 99
  • 100
  • 101
  • 102
  • 103
  • 104
  • 105
  • 106
  • 107
  • 108
  • 109
  • 110
  • 111
  • 112
  • 113
  • 114
  • 115
  • 116
  • 117
  • 118
  • 119
  • 120
  • 121
  • 122
  • 123
  • 124
  • 125
  • 126
  • 127
  • 128
  • 129
  • 130
  • 131
  • 132
  • 133
  • 134
  • 135
  • 136
  • 137
  • 138
  • 139
  • 140
  • 141
  • 142
  • 143
  • 144
  • 145
  • 146
  • 147
  • 148
  • 149
  • 150
  • 151
  • 152
  • 153
  • 154
  • 155
  • 156
  • 157
  • 158
  • 159
  • 160
  • 161
  • 162
  • 163
  • 164
  • 165
  • 166
  • 下一页

  • 吾九殿的作品全集